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内容页

离职一周突然病逝,他是汽车圈最伟大的会计

  • 95998888九五至尊1
  • 2019-05-23
  • 342人已阅读
简介美国当地时间7月25日,离任仅四天的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公司(FCA)首席执行官塞尔吉奥·马尔乔(SergioMarchionne)因病离世,享年66岁。21日时,菲亚特公司突然发布

美国当地时间7月25日,离任仅四天的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公司(FCA)首席执行官塞尔吉奥·马尔乔(Sergio Marchionne)因病离世,享年66岁。

21日时,菲亚特公司突然发布了一条紧急声明,称受肩部手术的影响,马尔乔内已经无法重返工作岗位,而董事会决定加快CEO的过渡程序,并任命了曼利成为新的CEO。马尔乔内在放手之前把菲亚特的重任交给了公司的资深主管迈克·曼利。然而因为术后并发症,马尔乔内没有熬过来。

马尔乔内的传奇和特殊之处,在于他是汽车跨国集团大佬中为数不多的半路出家者。这一商界和汽车界的“双料”奇才在执掌FCA期间被人称作并购狂魔,而正是他深厚的财务背景,使他能够带领菲亚特成功并购克莱斯勒,也让他将FCA集团的财务状况迅速扭转,把菲亚特的市值增加了十倍以上,成功将家中等规模的欧洲汽车制造商转变成了一家全球巨头。

从财务精英半路出家,他是汽车界十多年来最伟大的会计

1899年菲亚特的前身意大利都灵汽车制造厂正式成立,凭借创始人乔瓦尼·阿涅利和其孙子乔瓦尼·阿涅利二世的不懈努力,菲亚特不仅成为意大利综合工业企业集团的翘楚,还将阿涅利家族跻身意大利上层的名门望族。

进入千禧年以来菲亚特汽车作为一家横跨三个世纪的老牌车企却陷入了发展停滞期,由于欧洲市场需求极具萎缩再加上产品周期更新换代停滞,曾经的“小车之王”菲亚特也陷入了金融危机。

尽管2000年通用汽车以24亿美元收购了菲亚特集团20%的股权成立成立产业联盟,但是难掩大幅下行的趋势,2000年到2004年几年菲亚特连年大幅度亏损。

在2003年之前菲亚特已经在短短几年时间里更换了四位CEO,最短的甚至只有半年。当时摩根士丹利的分析家就称,“重新启动菲亚特是如今世界上最难的工作之一。

所以当2004年马尔乔内接手菲亚特时,摆在他面前的,不再是有百年辉煌加身的顶级制造商,而是正处于破产边缘的菲亚特。当时的马尔乔内,在瑞士SGS做CEO。

在接手菲亚特后,马尔乔内开始了和在瑞士SGS任职时类似的手腕,开始了大刀阔斧的改革。精通会计事务的马尔乔内结束了与通用汽车的合作联盟,并从“底特律斗士”通用汽车CEO瓦格纳手中要到了约19.9亿美元的“分手费”,这样大数额的“意外之财”对于濒临破产的菲亚特集团来说简直是及时“甘露”。

马尔乔内2004年接手菲亚特时企业每天亏损额度高达240万美元,而在他的带领下次年便实现了盈利,2006年马尔乔内成为了菲亚特的CEO。

很多人说马尔乔内在菲亚特的高光时刻在于完成克莱斯勒的收购,但事实上,2005年从通用集团要来将近20亿美元的分手费才是帮助整个菲亚特集团起死回生的关键。也是马尔乔内14年汽车界传奇人生的重要开端。

趁火打劫拿下克莱斯勒,但账面成功难掩策略失败

“开出一张足够大的支票,FCA就是你的。”这也是马尔乔内曾经说的话。马尔乔内对收购、合并、出售资产等有着熟练的操作,菲亚特和克莱斯勒合并就是最成功的一个案例。

菲亚特能够成功收购克莱斯勒,其实有这样一个大背景:深陷金融危机的2009年,强硬的美国政府和工会终于松动,因为底特律三巨头政府只能救两个——比较强的通用和福特。马尔乔内“趁火打劫”,以非常有利的价格拿下克莱斯勒。不但是并购界的经典案例,也让日后FCA获得了Jeep这张好牌。

有了挽救菲亚特的经验,马尔乔内改革克莱斯勒同样手到擒来。在2011年第一季度中,克莱斯勒公司净利润为1.16亿美元,马尔乔内也逐渐将挣扎在垂死边缘的克莱斯勒拉回了正轨。

2014年菲亚特股份公司宣布完成对克莱斯勒集团所有股份的收购,克莱斯勒成为菲亚特旗下的全资子公司。同时,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FCA)宣布成立,成为全球第7大汽车制造商,这时在马尔乔内执掌下的集团公司已经成为拥有菲亚特、克莱斯勒、Jeep、道奇、法拉利、玛莎拉蒂、阿尔法·罗密欧、蓝旗亚、道奇RAM等品牌的汽车帝国。

尽管从商人的层面是绝对一流的,但马尔乔内掌管的集团账面,显然是比整个集团光景要好看得多。

2017年FCA交车为474万辆,与2016持平。盈利方面,FCA净收入为1110亿欧元,与16年相当,但税前利润上涨16%,净利润净增50%,利润率涨幅达到93%。即使现在,FCA旗下阿尔法罗密欧、玛莎拉蒂、蓝旗亚品牌盈利状况一直堪忧。业界认为,之所以在多品牌亏损的情况下马尔乔内仍能上交一份满意的答卷,在于JEEP尚能平衡其他板块业务,如果其他板块继续亏损,FCA业绩将继续走低。

把法拉利从FCA独立出去也是马尔乔内的一次大胆决策且带有会计师色彩的行为。为了偿还109亿美元的债务,2016年马尔乔内主导法拉利上市,伴随着的是19400万发行股,其中有近18900万是流通股。而法拉利股票在首次公开发行(IPO)时就卖出了10%,为公司筹到了10亿美元的资金。随着法拉利的上市,菲克的股票也随之上涨,估值增加。这样的操作,独属马尔乔内。法拉利被独立出去的当年,全年卖出8014辆,营收达31亿欧元之多。

品牌发展不均衡,电气化进程缓慢是马尔乔内执掌FCA的最大短板。

壮志未酬,下一个五年只能交给继任者

尽管马尔乔内是非常坚定的新能源车反对者,但他在临走之前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就在上个月的投资者大会中,马尔乔内公布了新一轮的5年计划,为FCA制定出围绕Jeep、Ram、阿尔法·罗密欧和玛莎拉蒂这四大核心品牌展开布局,其盈利提升至总收入的80%。同时,投入90亿欧元全面推动电气化进程,并在新四化领域布局。

因为Jeep的全球化战略,那个不被马尔乔内看好的、嘲笑把越野车做成城市SUV的中国市场开始受重视;那个认为电动车不是救世主,是最大的污染源的马尔乔内,也在最后的任期内提出了电动化和自动化计划;那个经常穿毛衣不打领带的马尔乔内,那个会计师出身的马尔乔内把FCA的未来留给了未来人——原Jeep品牌总裁Mike Manley。

一件黑色或墨绿色罗纹口毛衣里,经常是敞开两个纽扣的格子衬衫,时而戴上黑框眼镜显出严肃的表情,时而却又换上无框眼镜露出迷人的微笑,随性的着装风格很难让人联想到这是一位缔造全球第七大车企的掌舵人。但这就是马尔乔内,汽车圈这14年最伟大的经理人。

文章评论

Top